北京搬家公司
北京搬家公司

北京搬家公司浏览过此文章的还浏览过

当前位置:首页 - 主题点评 - 话说搬家公司,搬家心得
话说搬家公司,搬家心得

 亚心网讯(记者任江报道)

    10月5日,趁着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,搬家。

    有人说:要想一天不得安宁,请客;要想一个月不得安宁,搬家。其实现在搬家也没有这么麻烦——有了搬家公司,只剩下搬家前后收拾、整理物品比较累人。

    搬家前,简单商量了一下当天的行程:早上等搬家公司来搬家;然后,一个人随搬家公司的车前往新家,其他人搭的前往;物品全部搬进新居后,去吃一顿饭,庆祝一下。

    细细想来,商议行程简单的几句话透出了许多和以往完全不同的滋味,说话的语境和30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 不同,首先是话语中的词语有了天壤之别。搬家公司、搭的……这些词语都是以前所没有的。

    父母是建筑工人,家随着各项工程的变化而搬来搬去是常事,对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我来说,搬家就是生活的一部分。从1976年到1981年,先后搬了3次家,在父母的同事中,这还算是比较稳定的,有的人家每年都在搬迁。但无论搬家如何频繁,“搬家公司”一词从未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。那时搬家需要先向连队(相当于现在的建筑公司的分公司)领导申请要车。于是,一辆大卡车停到门前。车上残留着的或者是沙子、或者是红砖碎末、或者是水泥粉尘,大人们拿着扫帚爬上车,仔细地扫干净,然后他们的朋友或同事就开始把家里的坛坛罐罐搬上卡车。女人和孩子受到照顾,坐进驾驶室,男人们坐在或站在车厢里。一个家就在摇摇晃晃之中迁移了。

    那时候,搬家需要领导支持,靠朋友、同事帮助,每家每户的物品数来数去无非是锅碗瓢盆之类,几个人一人拿几件,一个家就搬空了。所以,搬家公司是不可能有生存的土壤的。

    “搭的”更是没有的事。在我十几岁之前,没有掏钱坐车的概念。跟随父母在建筑公司的子弟学校读书、生活,多数是步行,偶尔坐父母单位的“班车”。班车其实还是父母单位的拉沙子、水泥的货车,一群人挤在车厢里,任风呼呼地吹。自行车是大人们才能骑的,谁家的孩子能骑车会让我们这帮孩子羡慕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,那时的自行车在一个家庭中的地位绝对不亚于现在家庭中的私家车。上中学以后,偶尔会坐公交车,5分钱一张票,从头坐到尾,大多数时候,不是坐车是挤车,人挤着人,动弹不得。那时,大人们羡慕的是那些“屁股冒烟”的人,因为他们能坐小汽车。现在,这早就成了再平常不过的事,只要招招手,自然会有出租车停下来,然后,“屁股冒着烟”走了。

    语境的变化还在于词语内容的变化。现在,我们随随便便找一个餐馆、饭店就能解决吃的问题。而在过去,吃的背后还有许多现在的孩子闻所未闻的东西,如粮票、肉票。童年的记忆总是离不开排队。因为什么都缺,所以几乎买什么都凭票,买什么都要排队。记忆最深刻的两次排队,一次是6岁时,排了一上午队买了半公斤肉,捧着肉走回家,大人见了都夸:“这孩子太能干了,都能买上肉了。”自己也喜不自禁;还有一次大概是八九岁,父亲骑车带着我 “上城”——其实就是到现在的乌鲁木齐市友好路一带买东西,在八楼附近看见排了一个长队,冲过去一看,是合作社(那时好像买东西的地方都叫合作社)进了肉,正在卖。父亲马上留下我排队,自己回家去拿肉票。我在冬天的寒风里站了近两个小时,终于在肉卖完之前排到了第一个位置。现在,吃不再需要排队,粮票、肉票也早就被社会的发展“吃”掉了。前些年,母亲悄悄藏了不少全国粮票,估摸着能不能当收藏品升值。

    语言、语境是社会境况的一面镜子,社会的发展、变化必然反映在人们的语言、语境之中。我们感受着生活的变化,享受着生活的变化,同时在话语中自觉不自觉地将种种变化体现出来,语言成了我们生活变化的写实,为我们记录下岁月变迁、社会发展的点点滴滴。

 

稿源: 亚心网 责编: 黄琰

 

 

 



北京搬家公司北京新陶然亭搬家公司